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弄巧成拙

时间:2018-06-11
打开房门,叶天龙一愣,眼前站立着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女,大约十四五岁年纪,头挽双髻,一副侍女的打扮,正笑靥如花地望着自己。见是个美丽的少女,叶天龙心中的火气消了一半,问道:「有什么事吗?」那少女施礼道:「小春见过大人!」然后抬头笑嘻嘻地说道:「陛下差小婢过来,想问问大人还有什么需要没有?晚上大人想吃什么东西,都可以吩咐。」叶天龙将手一摆,说道:「我不需要什么东西了。晚上烧些好吃的就行了!」小春道:「保证让您满意!那小婢告退了。」说罢,她转身轻盈地离开了。叶天龙一将门关上,就轻声唤道:「玉珠,玉珠!」却没有人回答。他静心一察,原来玉珠已经离开了,他不禁心中暗道:「居然跑了,下次看我不把你弄得哭天叫地。哎哟,这下子快乐的时间没有了!」叶天龙无聊地坐在安静的房间里,心中突然一动,这段时间以来,被众女包围的他难得有这样一个特别清闲的时光,他从怀中掏出了从鬼大师那里得来的东西仔细研究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叶天龙拿着一个短短的的圆筒,黑黝黝的筒身散发出清冷之色,在圆筒的头部有支连着透明的细丝线的像八爪鱼般精光闪闪的爪钩,爪钩的四围还附着多个挂钩,整件东西打造得非常精巧坚实。叶天龙拉了拉细丝线,居然坚韧无比,如果是识货的行家,早就认出这是用青玉蜘蛛的蛛丝绞合而成的,水火不侵,刀剑不伤,实属罕见之宝。叶天龙拉了半天也拉不动,这时他发现筒底有个小小的凸起,他好奇地按了一下,筒身轻振,只听得「砰」的一声,爪钩弹出,其势强劲有力,激射到对面的墙上,「咄」的一声,爪钩张开勾住了墙壁,那多个挂钩也顺势勾在四边,牢牢地抓住墙壁。叶天龙用力拉了几下,爪钩纹丝不动,而连着爪钩的细索全部是透明的,如果不凝神几乎是看不见的。他上去把爪钩取下来,将细索完全放出来,居然足足有六十多尺。叶天龙不禁大喜,这个东西的用处可大了,有了它,许多过不了的地方就可以轻鬆地过去了。他在心中思忖:看来鬼大师真是名不虚传,的确很有一套,他造的东西还真是绝妙,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地敲他一笔。叶天龙把玩了一下这东西后,将它放好,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研究其它的东西了,看看究竟还有什么好东西在等着他。他拿起了另一个同样的圆筒,这个赤黑的圆筒只有一指长,两指粗,怪模怪样的,细看之下,筒身上还雕着许多花纹,拿手去触摸,感到上面是凹凸不平的,极富粗糙感。叶天龙有了前面的经验,忙翻来覆去地找机括。可是奇怪的是这个东西居然找不到凸出的按钮开关,叶天龙拿着细细察看,发觉筒身上的那些凸纹亮闪光滑,好像是经常摩娑的,上面隐隐透出异样的光泽。叶天龙无意中一扭圆筒的下部,只听「喀」地一声轻响,接着嗡嗡声响起,这个圆筒开始发生变化。「哇!这是……这不是……」叶天龙看着手中的东西一时说不出话来。从筒身里慢慢扭转出同样的几节来,最上头的那一节赤红尖耸,下边还涨大鼓出。原来这东西是个行淫假具,叶天龙不禁又好笑又好气,不过这东西做得倒真是精巧细緻,几段筒身作着不同方向的扭动,做得是惟妙惟肖,上面还有几个小颗粒凸出。望着手中不停转动的淫具,叶天龙喃喃道:「好个鬼大师,还真会做东西,连这东西都做得出来!看来他也是个好此道的高手啊!」他哪里知道,鬼大师的妻子木莲夫人是个性慾旺盛的女人,可怜的鬼大师无法满足她的要求,又怕她红杏出墙,只好挖空心思做些巧妙的淫具来应付木莲夫人。鬼大师他本是个妙手夺天的机关削器大师,做这些东西自然是游刃有余,他经常在替别人做东西的时候偷一些最好的材料来做淫具,这样做出来的淫具功能强大,携带方便,可以说是万金难求的好货,如此一来,还真让木莲夫人得到很大的满足。叶天龙再看剩下的两件东西,细看之下,他不禁呵呵直笑,原来这两件也是製作精巧的淫具,功能各异,形状古怪。「这些东西倒是真有意思,什么时候找个人用用看!」叶天龙将它们一一放好,然后在心里盘算着如何使用它们。想着想着,他又拿出淫具来,不禁期待起将它用在女人身上时的光景。就这样,时间到了傍晚。可惜皇帝让叶天龙和克里夫到皇宫里,是提供一个静休的地方给他们,叶天龙居然就这样混混的过去了,如果让柳琴儿她们知道了非气得跳起来不可。掌灯时分,那个俏丽的宫女小春领着几个侍女,给叶天龙送来了精美的饭菜。将饭菜在桌子上摆好后,小春道声:「请大人慢用!」然后领人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在出门的时候,叶天龙依稀觉得她的脸上现出怪怪的笑意,似乎是有什么蹊跷在其中,但他仔细想来想去,也看不出那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叶天龙摇摇头,在桌子边坐下来,开始享用由皇家厨师烹饪的美食。一尝之下,叶天龙不禁连声叫好,真不愧是皇家厨师,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也将菜餚做得色香味俱全,吃在嘴里还真是一种享受。「当皇帝还真是好啊!可以天天尝到这样的美食,真让人羡慕!」叶天龙心中暗道,手不停息地吃着。
  ※ ※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华丽房间里,那个刁蛮的公主也正在慢慢地吃着,但她的菜餚比起叶天龙来却是丰盛得多,可惜她的胃口似乎不是很好,每一样菜都是浅浅的吃一点。叩门声轻轻的响起,公主停箸抬起螓首,娇声道:「进来!」雕花的朱门被轻轻推开,小春和小秋一前一后轻灵地走进来。公主的秀目一亮,急促的问道:「怎么样?」小春用她清脆的声音答道:「公主殿下,一切顺利!」小秋也在一旁轻轻点点头。「很好!」公主放下手中的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两个侍女的面前,「你们去把她们领来吧!照我吩咐的去做,别出乱子!知道吗?」「是!」小春和小秋齐声应道。小秋在心中暗道:「还要我们别出乱子,其实您这个才是最大的乱子呢!唉,可怜的克里夫少爷!」公主突然轻笑一声,道:「如果出差错的话,就把你们也算进去。」看着两个侍女煞白的小脸,她又说道:「据说那是很畅快的事,有些人都很享受的。你们不想吗?」两个可怜的侍女连忙告退,飞快地离开了让她们心惊胆战的房间,生怕这位刁蛮公主又有什么怪花样跳出来,把她们也坑进去。望着被小秋随手带上的房门,公主站了一会儿,突然一跳而起,冲到镜台前面,打开下面的柜子,在里面翻捣起来。「哈,找到啦!」将柜子翻了个底朝天后,公主拿出了一本用不知名的材料製成的书,暗淡陈旧的模样说明这书已经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她将这书摊在床上,飞快地翻起来,口中唸唸有词道:「都怪以前没有好好看这书,现在用到了还要翻,真是麻烦啊!」「就是这里!」这时公主已经翻到了最后几张,用她那白玉般的手指点着当中的一段,仔细读起来,专注的神情和先前那个她判若两人。
  ※ ※ ※将最后一口汤也喝下去后,叶天龙满意地站起来,摸摸自己的肚子,心道:「如果天天都有这样好的饮食,日子倒也挺不错的。」走了两步,叶天龙站住了,他突然感到全身有点懒洋洋的,小腹下丝丝热气上升,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说舒服吧又不舒服,说难过嘛还谈不上,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异常。「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中毒了吗?」叶天龙暗中运气一周,也察不出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此时这种奇异的感觉消失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精力变得十分充沛,手脚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恨不得大叫一声,找个地方发洩一番。「不对!」叶天龙悚然而惊,这其中定有蹊跷,他不可能这样子的。此刻他浑然不觉房间角落里隐隐约约出现淡粉红色的云雾,慢慢的云雾飘散开来。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香气开始充满整个房间。当叶天龙闻到这股香气时,整个房间已经被一种奇异的淡粉红色的光笼罩起来。被眼前的怪异景象所迷惑,叶天龙像只呆头鹅一般傻站着,鼻子里闻着甜香的气味。直到叶天龙感到自己心跳加速,血脉贲张,才醒悟过来,「这是传说中的淫慾结界,皇宫里有人会这种几乎失传的法术?!」他想动脚,却发现自己的脚好像不听使唤了似的,连步子也迈不开了。叶天龙哪里知道,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不仅仅是几近失传的淫慾结界,而且还是最厉害的一种,名叫「天魔之欲」,施法的人通过引子,就可以在很远的地方操纵施法,中此法术的人完全沉浸在沸腾的慾望之中,只有通过连续不断地交媾,才可以消去它的法力。纵然是天生石女也要动情,而且就算解开后,整个人也因为被掏空了身子而会体力大减。但更绝的是事后是检查不出来的,就像是很自然的体力衰减。叶天龙此时就感到自己的一个身体好像是要爆炸了一般,双目发赤,嘴唇发乾,心中直想找个女人。他不禁苦笑,自己也曾用春药弄过不少的女人,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中这种招,简直是天大的玩笑嘛!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丝,闪进来两个身披大袍的女人,接着门就被关上了。叶天龙定睛一看,进来的两个女人均是颇有几分姿色的,但姿容却显得十分冶蕩,明显不是正经女人。她们齐齐迈步走近叶天龙,人还未到,一股诱人的女人肉香先扑进叶天龙的鼻子里,让他原本就高涨的慾火沸腾起来。说来也奇怪,叶天龙似乎一下子又可以动弹了,他也身不由己迎上前去。快要接近叶天龙的时候,两个女人一起将身上的宽袍一掀,里面居然一丝不挂,浑身赤裸裸的,春光尽现无余。这两个女人都是体态丰满妖娆的肉慾型女郎,对男人有绝大的诱惑力。早已慾火焚身的叶天龙双手一抱,立刻将两女抱在怀中,心中早已有数的两女相视而笑,她们心中对眼前的男人还挺满意的。她们一左一右挨近叶天龙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腻声道:「奴婢夏芳,秋芳见过大人!」说罢,两人将叶天龙的耳垂含进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闭,用舌头轻轻舔着。丝丝的痒意让叶天龙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发了他心中的慾火。叶天龙一双手在两个丰满肉感的胴体上又捏又弄,夏芳和秋芳均是花场老手,自是骚蕩无比,手段高明。她们既然得了好处,又见此人虽然略显粗犷,但自有一番傲人之气势,显得卓然不群,便更加卖力地慇勤服侍起来。哪里知道她们两个床上的老将居然在叶天龙面前极不济事,片刻之间已经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了。夏芳和秋芳也觉得奇怪,与这个男子的一次交媾就抵得上平时的五六次,原来是叶天龙被人下了「天魔之欲」后,他平素练的那奇功自动发挥作用了。这一点,连叶天龙也不知道。他平日里和女人交合都是互济的,也就是有意识地运用採补之术,可现在他是在淫慾大炽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控制秘功的运用。看到叶天龙的神勇,两个女人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着轮番上阵,去体会那死去活来的快美感觉,觉得人间的快乐,再也没有别的。一时间房间里被「天魔之欲」的淫慾结界所催动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但对于两女来说,虽然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可连续不断的高潮洩身让她们付出了浑身的精气血,她们知道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死的,但就是捨不得停止。
  ※ ※ ※「公主,大事不好啦!」小春猛地推开了房门,冲到公主的面前。公主瞪了一眼小春,「何事这么惊慌?难道说他们死了吗?」「不是!」小春俏脸羞红,嚅嚅而道,「克里夫少爷已经安静下来了,可……可是那个叶天龙大人却还在……」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毕竟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太过于羞耻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的。「那又怎么样呢?那个好色的家伙就让他多消耗点,明天决斗时他体力不如克里夫,不是正合你们的心意吗?」公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不在乎地说道。「不是啦!」小春轻跺玉足,「那个家伙看起来精神十足,倒是那两个女人不行了,小秋说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人命了!她现在正在那里盯着。」「不会吧!」公主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去看看!」她的原意是想让两个人在决斗时都因为消耗太多的体力,无法使出精妙的招式,从而将一场正式的决斗变成蛮夫的打架斗殴。一想到那些被请来的名家高手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就乐个不停。如果这时闹出人命的话,那明天就没有好戏可看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的。刚到叶天龙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小秋的哭泣悲号,小春姐妹连心,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一声惊叫,「啊!妹妹……」公主随后跟了进去。一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一惊。大床上两女裸体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过去的。而叶天龙正将衣衫凌乱的小秋按在桌子上,从后面猛烈地蹂躏着可怜的少女。在他们的身边地上到处散落着从小秋身上扯下的破布碎条。小秋的轻绸裤子早已被撕扯成一条条的,根本起不了遮蔽的作用,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少女香臀完全暴露出来,上面有丝丝的红痕,随着叶天龙的狂野冲刺,鲜红的血丝随之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来。小秋无助地扭动娇躯,口中又哭又喊,两条粉嫩滑腻的玉腿不住的颤抖着,显出主人的痛苦和无奈。小春在旁边又捶又打又叫,想把叶天龙拉开。由于是公主事先吩咐过,那些侍卫就算听见了也不敢过来,生怕惹恼了刁蛮的公主,到那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里闹得这么凶,也没人在意。看小春要将叶天龙点倒,公主一把将她推开了,「让他干一下又不会死的,你想干什么?如果不让他发洩出来,明天就看不到好戏了。」对于公主来说,眼前场面倒见过不少,她的哥哥们也经常会干些出格的事,而她那一身超人的功夫又让她可以看到他们本来不想让别人看的事,所以小小年纪,她就知道了许多东西。而一个侍女被弄了就弄了吧,虽然是自己最喜爱的侍女,但终究是下人。这也不能怪她,从小的教育、阶级的差别,都让她自然而然产生这种想法。「待会儿他如果还没有发洩出来,那你就接上去吧!」公主指了指在小秋的身后不住肆虐的叶天龙,毫不在意地对眼含泪水的小春说道。正在后悔不该让妹妹留在这里的小春听到主人的话,芳心一阵下沉,强忍住悲愤之情,她还要恭敬地应道:「是!」看着痛苦的妹妹,小春心中暗惊,不禁庆幸受到男人姦淫的不是自己,一想到这里,她不禁暗自责备自己:「你这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对妹妹太无情了!」
  ※ ※ ※原来心地善良的小秋看到两女被叶天龙干得死去活来,气若游丝,想进来制住叶天龙。结果是羊入狼口,被淫性大发的叶天龙一把抓住,二下三下就破了她的处女身。而可怜的小秋却如身受酷刑,就像有人在用钝刀挖剜着自己柔嫩的私处,带给她莫大的痛苦,她恨不得马上昏过去,但偏偏这种疼痛让她越发清晰地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动作。奇怪的是随着叶天龙更加用力的冲击,带给小秋一种前所未有的酸痒麻感,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感觉让她不知道究竟是该叫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