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三章 初试身手

时间:2018-02-09
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八月了,天气渐渐热起来,女人们的衣衫也薄透起来,我内心的冲动和慾望也越来越强烈起来,忍的时间太久,几乎有点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和兴奋。
  但我有个特点,城府比较深,一般的感情波动从表面上很少能看出来,而且没有绝对的把握就不会轻易下手。不过暗地里可一直没有间断自己的实验工作,不停修正着手中的计划,等到自己觉得万无一失,有了充份的把握以后,终于準备开始动手了。
  这次,我没有透露一个字,甚至连关係最好的吴文也不知道,风险準备自己一肩担了,当然失败固然没有退路可言,成功的话也没有人可以和我分享什么,从内心来说,我的确是个自私的家伙,越是想要却又没有到手的,佔有的慾望就越强烈,而这强烈的慾望成了驱使我冒险的最大动力。
  週五的晚上,调料室四人一起在一楼聚餐。一般会餐时作饭烧菜轮不到我,手艺太臭,又不怎么愿意学,只好给郭秀英、徐亚丽打打下手买点葱、洗个菜什么的。但这天我主动买只小仔公鸡说是给大家慰劳一下,秀英用电子瓦罐炖了一下午,终于熬好了满满一锅鸡汤,香味四溢,实在诱人。
  老秦这人特爱补,在炖鸡时就放了十全大补的各种名贵药材(当然是守着药山顺手拿的,反正不给钱!),还加了他特意为两个女下属兼姘头配的美容养颜的什么补药,这还没完,我也凑热闹,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在汤里加了20多克淡黄色的配料,这锅专业人士配製的特製鸡汤可真是内容丰富,够「滋补」的。
  万事俱备,咱笼着双手等一场好戏开演了。
  由于这次只是一般会餐,菜不多,这道美味的鸡汤成了让大家垂涎三尺的主菜。老秦可能是平日里採伐过多,想多补补,当然是当仁不让佔了主席,由于鸡汤里放了美容养颜的药使得两女也特别感兴趣,我见这情况,识趣地不敢乱动,恭陪末座吃点素菜点缀一下。
  他们三人都喝了不少的汤,尤其老秦在两女慇懃服侍下,更是喝得红光满面的,两女也有些上路,喝得面色绯红、红霞飞舞,由于他们平时就没把我当人看,这时腻成了一块,语涉淫亵,下面小动作也随之多了起来。
  老秦右手搂过徐亚丽,顺势从黑纱套裙的中间插了进去,高耸的乳房处顿时波涛蕩漾起来,而他的左手则被已经动情的郭秀英用大腿夹得紧紧的。亚丽动情了,和老秦美美地亲着嘴,秀英也贴了过去,用手摸弄老秦的胸部,舌头舔着老秦的耳坠子,两女都开始发出淫蕩撩人的呻吟声。
  我藉着捡筷子的机会探头到桌下一看,可真是热闹极了,徐亚丽一条粉嫩的浅灰色丝袜大腿正卡在老秦的腿根处摩着鸡巴,郭秀英也敢情冲动了,白色连衣裙下两条肉色丝袜粉腿将老秦的左手夹着一动一动的,两只性感精美的黑色带袢高跟鞋也一伸一缩地显得尤其淫靡放蕩。
  我刚才装了小半碗鸡汤,想多少喝点切身感受一下那种冲动的味道,这时候药效一上来,又看见三人的风流丑态,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下面的鸡巴顿时生硬无比。
  比较而言,亚丽显得更受宠一些,老秦直往她身上招呼着,我暗想今天如果老秦上亚丽的话,也许可以把郭秀英留给自己,捡点残汤剩水,让自己这憋屈了很久的慾望多少能有个出处发洩发洩就好了。正想得挺美的,凑巧秀英也有些无奈地冲着我抛了几个放蕩销魂的媚眼,让我更添了点盼头。
  「妈的,老秦就一根家伙,岁数也大了,今天爷一定上了郭秀英那骚货,让她知道爷的大鸡巴不是吃素的,也是要吃肉的,不把她吃定爷就不信这个邪!」
  想到这里,我浑身发颤,很有点莫名的激动。
  但这时候老秦的一席话整了我个透心凉,「白秋,天气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亚丽和秀英收拾,你可要把库房看好,那是飞龙最值钱的地方,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我顿时懵了,暗自失望,「今天这如意算盘又落了空,看来老秦这小子真不是省油的灯,不动点真格的可就只有又去翻来覆去享受那孤枕难眠的滋味了。」
  不过咱脸上可什么都没有显现出来,一如既往冷静地站了起来,将桌子和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告别準备出来,当我出门的时候一回头,看见秀英正含凄带怨地看着我,心里不知怎么有些不是滋味。
  回到自己的小屋,哪里还睡得着觉,想到那淫靡的场面,加上慾火中烧,一股邪气上来了。反正人就一条命,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胆大能骑虎,胆小仅日鼠,憋了这么久,今天豁出去了。想到这里,我露出了邪恶淫蕩的冷笑,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简单準备以后,我趁夜色正浓溜回了那孤零零的配料室小楼。悄悄潜入了一楼,发现已经没有人了,上了二楼,看见老秦的房门虚掩着,里面有种熟悉的呻吟声,于是悄悄贴上去从门缝里一看,妈的,老秦太会享受了!
  只见他赤裸着全身坐在大床上,靠在床头横立着的枕头上,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烫髮女人正马趴在他的胯面,老秦一手按着她的臻首在胯下高低起伏,这时上面也没闲着,正搂着斜偎在床内侧的长髮女子亲嘴取乐,床下,是老秦的拖鞋和那两双黑色带袢高跟鞋。
  我的心砰砰地跳,毕竟这是第一次干损事,但转念一想,他妈的,老秦和这两只浪货淫娃也该受点报应了。于是悄悄低伏着溜进房间,三人正在高潮中哪里还顾得了这个。到了床头,我呼地站了起来,一把抓过正在和徐亚丽亲嘴的老秦的脸,就势将一张白色湿润用乙醚浸泡过的毛巾封住了他的口鼻,老秦挣扎了几下想叫但马上失去了知觉,我顺手将其拖翻在床下,也算清理战场。
  两女恍惚中发现床前多了个黑影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今夜我戴着一只厚型的黑色天鹅绒长筒丝袜,这本来是为了打手枪买的,但今天却派上了新的用场,两女没有认出我来。
  我又从腰中抽出一把雪亮的短刀,将两女逼进床脚,两女吓得悉嗦发抖,哪里还敢喊叫。
  我让她们面对床角跪着,威胁说:「谁叫就杀了谁。」
  说着用冰冷的刀柄在雪白的两只粉颈上划了两下。两女哪里敢叫,被这一惊轻声惊呼一声,但顿时收了口。我看两女已然就範,低声令她们面向床脚趴跪着,不许往后面看,自己好有条不紊地继续干下去。
  我将白色连衣裙郭秀英的两条丝袜小腿往后猛力一拉,郭秀英顿时双手前突俯在床上,我一把抓过一只白色的大枕头压在她的臻首上,一屁股骑肩坐上去,然后伸左手一把握捏住老老实实跪趴着的徐亚丽胸口那一对高耸白嫩的大奶子,将她搂过来,白毛巾就势封嘴,没扑腾两下怀里就安静下来。我多少有点捨不得放手,手感太好了,真他妈肥嫩啊!
  但事儿还没完,下面的别被压坏了,那可也算一名厂花级美人啊!我掀开枕头,郭秀英才嘤咛两声,我的左手钩住她的前额往上一仰,毛巾再往嘴边一送,就这样乾净利落地将三人全部放翻。
  我将老秦架到隔壁他所谓书房的沙发上,关上窗子,找了三本书放在他的头部附近,插上三支长香点上,看香烟袅袅升起,这可是我按古典试制的蒙汗香,一支就可以维持四五个小时。随手关上门,一看表,还不到十二点,我一边向关着两女的房间走去,一边想,今天爷可有得爽的了。
  我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两女正用着极具诱惑力的姿势躺在床上,毫无反抗能力地等着我来尽情鱼肉。我先将两女剥得只剩内裤和长筒丝袜搂在身边,将两双黑色带袢高跟鞋放在床头柜上,一边欣赏着性感美丽的高跟鞋,一边抽着烟,一边左右玩弄着两朵厂花的两对大奶子,等她们十几分钟后自己甦醒过来。
  两女甦醒过来时,我的烟也抽完了,取了蒙面袜子,两女一下子认出了我,「白秋你干什么?」徐亚丽发现自己娇嫩的大奶子正被这平时下贱痿琐的男人玩弄,顿时十分生气,厉声呵斥着。
  但当我那锋利阴冷的刀锋在她脸上划过的时候,她顿时自觉地闭上了嘴。我用极其下流的声音对她说:「徐亚丽,你这浪货,今天好好陪陪爷,让爷爽一爽,陪不好爷叫你后悔被生下来。」
  这时候郭秀英也醒过来了,刚想说话,刀子就顶在喉咙处,这下她也老实了。
  「郭秀英你这骚货,来,抛两媚眼给爷瞧瞧。」
  郭秀英哪里还有这兴致,但被逼无奈,只好对着我抛了两个媚眼,虽带点苦笑,但我一看就觉得冲动异常。
  在我手中刀子的指挥下,两女百依百顺地按我的意愿扭动着身子,这让长时间极度受冷落和忽视的我意气风发。先让两女将丝袜骚蹄伸入怀中赏玩一番,又叫两女穿上那两双黑色带袢高跟鞋,在床上为我挑逗动情,好供我今夜尽情淫弄。
  由于我们三人都吃了春药,摸着摸着就腻在一块儿。这里是老秦和她们常玩的地方,虽然男主角今天换了,但看来春情勃发的她们还是很容易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郭秀英看我收了刀,放鬆了也回复了本来的淫蕩风格,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摸弄着我下面的鸡巴说:「好硬啊!我的好人儿,我一直想你,等你来干人家,你怎么才来啊!」
  我一手把玩着郭秀英的奶子,一手抠摸着她两腿之间的小穴,嘴里和她调着情,「妈的,是爷的人硬还是鸡巴硬?」
  「都硬,白秋我的好兄弟,来吧,姐想要……」说着郭秀英将头贴了过来,双手捋着我18公分的大家伙,很有些动情了。
  但是这时我的眼睛却看着那依然坐在床边的女子,我用眼神告诉她,「我现在要搞你、我要干你、我要日你!我要姦淫你!」
  徐亚丽半闭半张、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等着我的召唤。郭秀英被我摸得有些受不了,我放开她,手压着她的头顶,她很聪明地就蹲下身去,然后帮我把裤子解开,掏出我的肉棒,并且用手跟嘴开始服恃它!
  这时候我的肉棒随着血液的进入而逐渐地翘了起来,让它的英姿呈现在两个女人的眼前,已经动情的徐亚丽再也没有办法故作镇定地躺在床那边,她仰起上身,张大眼睛,看着我下面那条不可思议的肉棒!她看着的时候,舌头不由自主地舔着嘴唇,那副略显饥渴的模样,让我不禁地用眼神示意她,「过来啊!舔吧!」
  她站起来,但是随即跪在我的面前,然后含过我的肉棒。她的口技比起郭秀英来,要稚嫩一些,但温柔体贴地想要取悦我,不像郭秀英那样更着重于风骚挑逗。
  我斜躺好身子,继续让徐亚丽帮我口交,亚丽嫩滑的双手缠绕着我下面的肉棒与睪丸,而她的舌头也如同一条灵性的水蛇润滑着我的肉棒以及龟头的敏感部位。这样的挑逗对于男人的确是绝好的享受,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仅仅有点放浪的她,在床上是如此的风情万千,看到她那幅骚样,我就决定搞死她,所以我準备先全力地对付她。
  郭秀英在我后面帮我舔屁眼,骚货就这点好,再髒再贱也甘之如饴,说句老实话,这样两朵厂花同时侍侯着我才真有爽翻天的感觉。
  就这样玩了一阵,我觉得龟头有点酥麻,但忍了回去,又想换个更刺激的玩法。这时候,我要郭秀英拿出绳子来,帮着把徐亚丽绑好,然后翻身骑上去捏着大奶子準备姦淫。
  郭秀英突然淫蕩地说:「白秋,咱们一起日她吧。」
  我有点惊异的时候,郭秀英已经从床头柜拿出一条假阳具戴上,那是一条两头的东西,这样一来,郭秀英也可以同时获得一些快乐。
  然后郭秀英负责玩弄她的菊花蕾,而我当然是不放过她的小骚穴了。我们这两条大家伙一塞进她的前后洞时,她几乎要疯狂了,加上我俩的配合,进进出出,她很快地就浪了起来……
  「啊…啊…好爽…好棒…好哥哥…你的肉棒真好…秀英…谢谢……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这样…好…的滋味…啊…啊…啊…喔…喔…喔…」
  看不出,徐亚丽这小浪货也如此地骚,玩到一半的时候,我故意要郭秀英跟我配合,同时把家伙抽出来,然后我卸了她的假枪,就在徐亚丽的身边玩了起来。当我的大枪刺进郭秀英的小穴时,她兴奋得像登天一般,「啊、啊……」地大声骚叫着,嘴里极其陶醉地奉承着我,求我干她、求我玩她,猛烈地、持续地强姦她,我当仁不让地让饥渴的大肉棒美美地享受这只小骚货。
  而这时候,旁边的小浪货立刻陷入了疯狂的性爱麻药陷阱里面,她陷入了一种可怕的空白感觉,又听到与看到我跟郭秀英在她的面前快活地交媾着,她几乎要疯狂了,她哭泣着要求我继续姦淫玩弄她,并且苦苦地哀求,不过我根本不管她,我终于射了一炮进郭秀英的骚穴中,把郭秀英搞定之后,几乎日得她晕了过去,然后这时我才骑到了徐亚丽的身上……
  「快…快…干我…干我…」她苦苦地哀求!
  我缓缓地将我的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面,然后开始抽送起来,经过方纔的刺激,我抽送不到五十下,她就已经达到了高潮,嘤地一声就晕了过去,我将肉棒抽出来,撬开并伸进她的小嘴中,按着她的长髮臻首,捏着她肥嫩的大奶子,狠干着她那红艳的小浪嘴,干了一会儿,终于射了她一嘴。
  当两女醒转的时候,我已经回去了,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搞定了这两个美女!
  第二天,老秦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欲裂,根本记不得昨天的事情了。两女一如既往地服侍他起床、洗漱。问起昨天的事情,郭秀英乖巧地说:「你昨天和我们玩了一下,身体不太好,脸色发白,我们给你吃了点药,伺候你睡下了。」
  由于老秦平时就有心脏病的历史,听到这么说,迷迷糊糊地也就信了。只是到了中午的时候,他觉得体内的慾火似乎还没有发洩够,但身体又不太舒服,便只拖了徐亚丽上楼享乐去了。
  我和郭秀英从早上开始就眉来眼去的,毕竟有了深一层的关係,郭秀英又见识了我的大肉棒,淫娃爱大棒,作为二十七八近三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岁月,加上老秦本来就不怎么厉害。还有平日里徐亚丽年轻貌美更得宠些,老秦基本上是将亚丽当主菜乾,而她不过是配菜一碟,调调情、活跃活跃气氛用用而已,即使好容易干她一回,也架不住她淫蕩放浪、索取无度,让老秦匆匆败下阵来。而昨天被我干过一回,秀英才真正找到满足的感觉,我的大家伙一次又一次地捅到她的心窝里,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奔放,秀英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了我,心想自己宁愿死也要死在白秋的胯下和怀里,不枉当了次女人。
  秀英多少知道男人的心思,加上我平日里的表现让她更加有数。今天早上她特意打扮了一下,上面穿件薄透的白纱短袖衬衣,雪白的两条膀子晃得我心慌,下面是藕色的薄纱裙裤,两条白嫩的大腿在其中恍恍惚惚的,脚上还是那双黑色带袢高跟鞋,但擦得光亮如新,肉色短袜裹着的脚背在裙裤裤脚的掩映中若隐若现,撩人至极。头上扎个油光黑亮的髮髻,戴两个白色的发卡,雪白的脖颈清清爽爽,显现出成熟的风韵。而脸上化了淡妆,粉面桃花,丹凤眼斜刁着,显得妖媚美艳,加上耳朵上两只象牙的大耳坠子,手上手镯、项链、脚链都是金色的,这骚货,简直打扮得比卖淫的婊子还骚俏,我的鸡巴顿时硬了。
  但一上午都没有机会,只有当老秦没注意的时候,郭秀英用自己的奶子顶顶我的肩膀,用高跟鞋碰碰我的鞋什么的,不仅解不了渴,还让我觉得慾火高昇,难受至极。于是我又找机会给老秦下了药,想自己单独和秀英斗斗。看着老秦慾火中烧地搂着亚丽上楼,我在得计的同时还觉得不舒服,年轻漂亮的总被他日,当然,有个秀英总比自己打手铳强多了,多少也算厂花,虽然是最后一名,自己还是有想日她的冲动,尤其是现在两人都在发浪的时候。
  「秀英,咱别老在这里呆着,闷死了。」
  「好啊,到哪里呢?」
  「到我那里玩玩,我新买了个VCD。」
  「去就去,看看也好,省得在这里大家都不好受。」
  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我在药材仓库的住处。
  其实看VCD那纯粹是骗人的,只是我们两人周渝打黄盖而已。小屋中新买了张舒适的躺椅,可以调节角度的,下面放了一张化纤毯子,正面放了面穿衣镜,这都是我特意设计的。
  秀英一进门,我就坐在躺椅上,先令秀英关了门,然后色迷迷的一对小眼睛几乎在这朵厂花身上啃似的,特露骨。
  「秀英姐,你在我面前缓慢转三圈,我好好瞧瞧。」
  「有什么好看的,天天看都还没看够吗?」
  话虽这么说,但她温顺地按我的话做了,我也从头到脚审视一番,看这性感尤物在我的面前尽展风情,再让她斜摆裙裤让我审视肉脚丝袜高跟鞋,看得鸡巴铁硬,便钩手让她跪在垫子上,按着头为我那18公分长的大鸟小弟吹箫口交,自己则悠闲地从略微放大功能的穿衣镜中赏看那已然底朝天了的性感高跟鞋。
  我特喜欢高跟鞋,觉得没穿鞋的美女象动物,高跟美女是尤物,而穿着崭新精緻挑逗高跟鞋的美女则是自己的宠物,徐亚丽和郭秀英都已经穿着丝袜高跟鞋为我吹过箫了,这样的高跟美女吹箫让我觉得特刺激而冲动,今后这样的享受应该成为家常菜了。
  今天秀英扎的是髮髻,让我能很清爽地观赏自己的大肉棒日她的小嘴的特写镜头,渐渐冲动起来,肉棒被吹含得酥痒动情,我一手按住她的头,虽然知道秀英不太喜欢,但按头的感觉让自己觉得有完全掌控玩弄着这名高跟厂花的感觉。
  另一只手则熟练的揭开秀英的衬衣扣子,卸了她的奶罩子,掏出一对大奶美美地捏提揉弄起来。
  吹一会儿,我又提起她的臻首,让她舔着肉棒为我抛几个淫亵妖媚的媚眼,郭秀英其实姿色并不是特别出众,但素以好打扮、擅抛媚眼出名,她温柔地舔含着肉棒抛出的几个媚眼让我心如鹿撞砰砰地跳,就这么来回几下,就觉得受不了啦。
  郭秀英也一手把着肉棒为我口交,一手在下面揉着阴胯。
  「白秋,你为什么要人家穿着衣服为你吹呢?」
  「脱了衣服象动物,觉得没劲,美女都是穿着衣服的嘛!」
  「那高跟鞋呢?」
  「以前我干的都是不喜欢穿高跟鞋的土货,所以特迷恋高跟鞋,穿上高跟鞋让我觉得干的不仅是女人,而且是美女,所以特有味道,自从有了高跟鞋,古往今来的所有高档婊子,有几个是不穿高跟鞋的?其实只有婊子最懂男人,这就是谜底。」
  「不过,你真的没把人家当人,这样的干法实在有点变态。」
  「你别乱说,爷这就干死你。」
  说着我乾脆把秀英的裙裤和内裤一把撸光,让她光着屁股蛋子为我吹,吹硬了拖上床骑上去就干,「猛虎下山」的这招差点没让秀英闭过气去。
  我在淫娃浪水的刺激下这两天性能力突飞猛进,直干得秀英大呼小叫地连泻三次,看着胯下这丝袜高跟美女被干得失神癡狂的俏脸,自己也特冲动,在她的骚穴里放了一炮还不满足,又坐着让秀英马趴着为我再吹爆一次。
  吹爆后我令秀英张开嘴检查那白乎乎的一片,又扔了颗红色的药丸令她一同吞了,秀英瞇着媚眼脑袋里一片空白,百依百顺地吞精吃药。
  「这药是避孕的,也有减肥的作用。」
  我这样给她解释,其实这药不仅避孕,还有兴奋上瘾和催情的作用,由于已经日过了,我给她喂的是普通型的,如果是加强型的,那催情和兴奋的药剂量还要加倍,不管男女都会肾上腺素分泌激增,兴奋动情,见了异性就像八爪鱼一样将你一把抱住,女的那就任你鱼肉了。
  不可否认,在玩药物配方和工艺方面我的确有天赋,最近新药的研製开始有了新的进展,慢慢也拿来让这些美女作临床实验了。
  等郭秀英重新穿好略显皱巴巴的衣服和我回到调料室小楼时,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两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还好老秦他们还没有下来,郭秀英赶紧溜上三楼换了套衣服下来,素淡多了,不过重新化过妆的脸蛋还是光艳照人。
  「妈的,婊子真的是越日越漂亮!」不过想到自己今后可以抽空奸玩这名淫浪的同事,我还是很满意了。偷情的滋味真美,不过和她干也算偷情吗?又没有嫁给老秦,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一边用眼神、小动作和秀英调着情,一边研究起药理方面的书来了,毕竟才发洩过的身体里面,充满着慾望满足的温暖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挺好。